中华小说网 历史军事 恋恋检察官 第10章(2)

第10章(2)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

小说:恋恋检察官| 作者:朱妍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而文希娣与阿发仔则是为自己从鬼门关前捡回一条命庆幸不已。

    尤其,当文希娣抬眸看见翟羽的那一刻,竟有恍如隔世之感,所有的折磨、恐惧、委屈瞬间化为泪水,她飞奔扑进翟羽的怀抱,泪眼婆娑。

    “翟羽,我好怕、好怕、好怕再也看不到你了。”话说完,一直硬撑着的意志力迅速瓦解,昏厥过去。

    “菲菲,医生为希娣详细检查之后,怎么说?”翟羽推开头等病房的门,蹑手蹑脚走进来,守在病床旁边的何菲菲一看到他,马上起身拉他到角落,满脸焦虑的翟羽压低声音询问着。

    “医生说,希娣只是皮肉之伤,没什么大碍,修养几天就可以复原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她人都昏倒了……”他心头抽痛地瞥了眼脸色苍白躺在病床上的文希娣。

    “关于这一点,我也问过医生,医生表示希娣被塞进狭窄的铁桶里没得吃没得喝,加上生命饱受威胁,浑身处在神经紧绷的状态,当她获救见到你时,绷到快断掉的神经霍然放松,情绪转折太大,才会导致昏厥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阿羽!我苦思了一晚,始终想不透平时乖巧胆小的阿潘,怎会突然变了个人似的心狠手辣。”何菲菲不住皱眉又皱眉,随即话锋一转——

    “对了!麦安杰跟阿潘他们兄妹俩现况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以恶行重大有逃亡之虞声请收押获准,两人已关进看守所。”他是承办检察官,不得不将希娣交给何菲菲照顾,先回检察署侦讯阿潘一干人等,待侦讯告一段落,他立刻飞奔至医院探视文希娣的状况。

    “唉!咎由自取,怨不得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提他们。”他掉头望着呼吸均匀、熟睡的文希娣,宽下心说:“此刻的希娣,看起来让人放心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现在。你都没瞧见两、三个钟头前,她睡着睡着就莫名颤抖的可怜模样,看得我好心疼,只好请医生帮她注射镇定剂,她才睡得比较安稳。”

    “菲菲,辛苦你了,下半夜我来接手,你早点回家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好!希娣就交给你照顾。不过,在回家之前,我想先去祖古的家陪陪她。”

    “发生这种事,祖古一定伤透心,你就去陪她说说话,好好安慰她。”

    “嗯!那么我先走了。明天早上我再过来跟你换班。拜拜!”何菲菲拎着手提包轻悄悄关上房门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他趋近床边,撑开双臂,俯身用满是心疼的墨瞳凝望她熟睡的脸孔,只见原本白皙光滑的容颜此时却是额头肿了个壹元钱币大小的包,两颊擦伤淤青,最惨的是嘴巴因她不断揪扯胶带,使粉嫩的唇瓣破皮红肿得像挂了两条香肠……他心如刀割地拿指腹轻轻勾勒她的脸。

    “不要!不要!我不要死!”她突然两手狂乱挥舞,歇斯底里的尖叫。

    “别怕,你只是在做恶梦。希娣,何不张开眼睛看清楚?我是你的翟羽啊。”

    “翟羽?真的是你。”她眼睑颤了颤,睁开眼,宛如惊弓之鸟,告诉他:“我梦到麦安杰把我五花大绑扔到挖好的坑洞里,他的脸狰狞得像夜叉一样,正举起铲子要铲土活埋我。”

    “希娣,灾难过去了,你已经平安获救。我以我的生命向你保证,尔后绝不容许任何人伤害你。”他紧紧抱着她,亲吻她的发。

    “我平安了,那……阿发仔呢?”

    “刚才我去看过他,除了鼻青脸肿之外,肋骨断三根,虎口也有撕裂,所幸没有生命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我害了他,我要去看他。”她挣扎起身要下床。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,我想阿发仔应该已经睡了。再说,他的女朋友一直陪在身边,把他照顾得无微不至,你不必为他担心,等明天天亮了,再去看他也不迟。”他按住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他有女朋友照顾,我也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很痛哦?”他心如刀割地抚摸她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乌青。

    “肉眼看得到的伤痕很快就会结痂复原,然而心中对人性的贪婪与阴险所造成的失望,可能要花上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够重建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希娣。”

    “不瞒你说,在阿潘跟麦文杰出现之前,我一直以为是‘疯狗浪’手下所犯的绑架案,没想到我竟是被身边多年的工作伙伴设计出卖。”她勉强挤出一抹惨兮兮的苦笑。

    “多亏有你抽丝剥茧,不然我可能已遭不测,不能像现在这样跟你说话了。翟羽,我很好奇,你怎会怀疑到阿潘头上进而破案的?”

    “阿潘是你的助理,熟知你的作息跟习惯,同时,也是你失踪前最后接触的人,自然是警察调查的对象之一,加上阿潘太自作聪明又太操之过急,以至于漏洞百出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、等等!我们一个一个来。首先,请你说说阿潘是怎么自作聪明?”

    “她在我没提出要求之前,就主动交给我一份资料,上面详细记载时间、人名跟地点,作为她的不在场证明。”

    “她这么配合,不是很好吗?”

    “好是好,却不合常理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希娣,如果你去找一个人,你会写几点几分到达,几点几分离开吗?”

    “不会!应该只会写三点多到达,四点多离开,只能记得几点钟,无法确切记得几分钟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讲法就是一般合理的说辞,除非阿潘未卜先知,知道你会失踪,知道她会接受调查,才有可能记下几点几分见什么人说什么话做什么事。阿潘自以为聪明的做法,其实就是‘此地无银三百两’。”

    “嗯!阿潘这么做,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。”她频频点头,续问:“那么阿潘又是如何操之过急呢?”

    “阿潘向我提出她的看法,她认为是‘疯狗浪’的手下守在公司外面伺机尾随再制造车祸掳走你,从阿潘的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